青海麻将怎么打
當前位置:探秘志 > 未解之謎 > 正文

空中怪車事件:1994年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的真相

1994年,在中國貴陽市白云區都溪林場發生了一件被稱為空中怪車的事件,在幾分鐘的時間內,都溪林場馬家塘林區400多畝松林成片地 被攔腰切斷,在一條長約3公里,寬150米至300米的帶狀區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樹樁。與都溪林場相距5公里的都拉營鐵道部貴陽車輛廠也同時遭到了破壞,廠區棚頂的玻璃鋼瓦被吸走,磚砌圍墻被推倒,鋼管被截斷,重達50噸的火車車箱位移了20余米遠。相信生 活在貴州附近的人們對空中怪車的事件都會有所耳聞,那到底空中怪車是怎么會事?是什么能量這么強大,能夠讓一片林場和火車車廂 瞬間灰飛煙滅呢?下面探秘志小編就和大家來說說1994年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的真相。

貴陽空中怪車事件始末

空中怪車事件:1994年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的真相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時許,貴陽市北郊18公里處的都溪林場附近的職工、居民被轟隆隆的響聲驚空中怪車醒,風速很急,并有發出紅 色和綠色強光的不明物體呼嘯而過。幾分鐘過后都溪林場馬家塘林區方圓400多畝的松樹林被成片攔腰截斷,在一條斷續長約3公里、寬 150米至300米的帶狀四片區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樹樁并且折斷的樹干與樹冠大多都向西傾倒,長2公里的4個林區的一人高的粗 大樹干整齊排列在林場上。有的斷樹之間又有多棵安然無恙,個別幾棵被連根拔起,周圍一些小樹有被擦傷的痕跡。這些被折斷的樹木 直徑大多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后據林場職工李興華的妻子說,她從窗子看見,是像大卡車一樣的東西,被稱之為“ 空中怪車”有兩束燈光從車頭射向前方。第二天,林場職工查看林區,有4大片林木遭毀,損失商品木材約2000立方米。從西南端馬家塘 起,到東北端磚窯坡止,足有3公里,共有面積400多畝,條帶最寬處有300多米,最窄處150米。起始的西南端樹樁高2米左右,終止的東 北端,有一片樹樁高4米左右。

1994年11月30日凌晨,貴陽北效都溪林場和都拉營車輛廠遭受奇異災害,其中,都溪林場400畝馬尾松被毀,這場災害表現出選擇性和目 的性。災害共分4個區域,彼此并不連續,樹木大片倒伏,但是樹邊的塑料大棚卻完好無損,樹木都斷了,樹下的針葉層卻紋絲不亂。車 輛廠的情況更讓人費解,地磅房的鋼管神奇截斷,雜品庫的水泥地面留下神秘爪印痕,近70噸重的載貨車箱被逆向移動20多米,巡夜職 工被吸離地面。

1995年2月9日,貴陽機場的中心雷達上發現有不明物體在動,隨后在從廣州飛往貴陽的中原航空公司波音737第2946航班萬米高空飛行途 中,有一不明飛行物追隨,它的形狀由菱形變成圓形,顏色由黃色變為紅色,它距飛機的距離大約有1公里左右,最后在貴陽東北70公里 處消失。

這幾次事件中,都溪林場和貴州車輛廠雖然遭受嚴重破壞,但人畜家禽無一傷亡。就連車輛廠夜間執行巡邏任務的廠區保衛人員,雖被風卷起數公尺,在空中移動20多米落下,受了一場驚嚇,人體也無任何損傷。林區樹木大片折斷,但穿過林區的高壓線確完好無損。

針對“空中怪車”事件,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是飛碟留下的痕跡,是“外星人”的杰作。貴州科學院高級工程師馬瑞安在十幾年間一直沒有停止對“空中怪車”的研究,他認為當天晚上有不明飛行器的出現不是人們的猜想,而是確有其事,它就是類似于射流推進器的飛碟,根據他以前的實驗理論和現場的破壞情況,馬瑞安甚至算出了這個飛碟的直徑在200米左右,而這個巨大的飛碟當晚在飛過這一區域時,受到了壞天氣的影響。

十多年后,“空中怪車”給事件發生地留下了相當多的后遺癥,如遺址部分地區發生了變異現象,出現強磁場,樹木嚴重滯長。同齡松樹已長到10多米,而這一區域的松樹僅長了1米左右。那么,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真相究竟是怎么樣的呢,真的有不明飛行物出現并襲擊了這兩個單位和林場嗎?還有人懷疑空中怪車是不是龍,這也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貴陽空中怪車事件UFO目擊記錄

1995年1月21日,胡其國到林場考察。采訪記錄了目擊者看見一個桔紅色火球上有禮花樣小白點呈U字型小角度自由拐彎的不明飛行物等目擊UFO的詳細細節,這是調研都溪林場-都拉營車輛廠“空中怪車”事件,有証據證明確實是UFO事件的最直接、最關鍵的人證材料:

空中怪車事件:1994年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的真相

鐵道部貴陽車輛廠部分UFO目擊者:

1、李秀琴:早上3點25分,我聽見火車開來的巨響并有大風和強紅光。嚇得用被蒙頭。早上起床后看到六棟和七棟之間草地上一棵l0公分小樹被折斷拋到一米多遠的另一棵樹上纏繞。七棟旁草地象被水洗過一樣往一邊倒,草地上園圈內的草象被燒焦了一樣。    .

2、唐學珍:風吹了10分鐘,有些衣物也吹到幾里外的中坡。

3、郭天蘭:我睡在床上看見一團火,從北向南一閃就過去了。

4、王林英:風很大,我起來關窗,感覺風往外拉人。有下雨,吹風和打雷的感覺,看見一片很亮的紅光。

5、貨車車間梁榮:火球象在地下滾,3點多鐘,我聽見風吹沙石打窗戶,我去關窗,看見一個比太陽大10倍到20倍的光球從天上快速飛過,光球顏色鮮紅,整個天空都紅了。過幾分鐘天空星星出來了。我以為是地震。狂風持續了10多分鐘,窗戶被狂風拔開,室內無風。那巨大的響聲象火車,當時我被嚇蒙了。后來聽見民工房衣服和水瓶被風卷跑了。

6、劉平華:我聽見吹大風,就去關窗,感覺風有吸力,窗戶帶電,手麻。看見天空有一個比足球大得多的紅色代蘭的火球從1l號房轉彎過來。窗戶開的沒有事,關的全部壞了,早上發覺天空蘭得不正常。

7、冉啟萬:我聽見天空有巨大的響聲,風沙打窗。又看見一團紅色光球滾動著高速從10米高的天空飛過,時間大約有5秒鐘。光球直徑大約250至300毫米,有70—80公分的尾巴。尾紅色,接著停電,后來知道是變壓器壞了。

8、陳華:奇怪的是,窗子關上,插銷扇未動,里扇卻被風吹開了,而窗邊卻未損壞。窗玻璃打碎了,當時天空晴有星,狂風過去后十分平靜。附近房子的石棉瓦都被掀走了。

9、運輸處機車班張安明:狂風吹石打窗,我以為是冰雹。窗戶吹開后我去關窗,但關不上,風力很大,天空有巨大響聲,聲音過去后就停電了,我看見一團光球,長軸l米,短軸O.5米,橢圓形,紅色,形狀象草帽,從天空飛過去,時間大約有兩秒鐘。宿舍區尚有許多人目擊UFO,因為都在上班,尚待收集。

10、百貨商店溥德琴:半夜我聽見天空象警報又象是車子拖鋼筋的震耳巨響,又看見天空有紅黃色的光,時間大約lO秒,我嚇得用被子蒙頭。

11、順紅飯店24歲的女主人呂順紅:3點l5分至18分,我聽見大風吹石打在玻璃上,我起來關冰箱,從窗戶看到天空有一個金黃色的光球從901方向飛來,長約一米,橢圓形,光球中間是綠色,其間夾雜著十分美麗的七彩光,有光環,逆時針滾動飛行。光環后面有霧氣,光球飛行高度約有20米,速度很快,時間只有兩秒鐘就飛過去了。地上的砂子被風卷起跑。狂風把我吹到桌子上昏了過去,醒來房子屋頂吹跑了,碎玻璃撒了我一身,但我沒有受傷,我們三個小姑娘嚇得抱成一團直發抖,后來發覺電子鐘壞了。

12、都溪村民陳忠衡:11月30日凌晨3點左右,聽見刮起大風,石棉瓦抬起來又放下,接見聽見咔咔咔咔的聲音,他開門看到兩股象汽車燈大的強光并排低空飛過,光刺眼。

13、第三生活區6棟李富英:我聽見風砂打窗,接著停電,看見窗外閃光閃了兩下。

14、四棟1單元楊遠文:開始聽見刮風和特別大的轟隆聲,好象拖拉機開到家里來,接著停電,門窗全部被風拉開,我坐在床上看見一個蘭球大小的火球在地上滾。

15、童永敖、王蓮英:住在樓上覺得房子晃。聽見轟隆聲,看見紅色亮光。

16、6棟1單元電工劉遠超:我聽見風很大,起來看見一團強光從窗前閃過,后來又聽見后面窗玻璃被風吹碎。電也停了。第二天我去檢修變壓器,但變壓器是好的,下午五點才通電。

17、車輛廠廠報記者李世恒等所作“30風災目擊調查”中,三區6棟二單元5號王業英目擊“兩個大如蘭球的紅色火球相互纏繞著以很快的速度奔馳而去”。

18、云都廠夜班民工羅英逵:“早上六點的時候,我干完活洗澡出來,發現天空云下懸著一個碗大的物體,發著白光,很亮,幅射面約有八、九米。”

19、車輛廠子弟學校值班員李玉印:當晚我值班,2點55分查完崗,3點時天空打雷和閃電,下了冰雹,并有烏云,烏云很大一塊,云邊有金黃色的光,從西向東移動,接著看見蘭球大小的火球從7棟和8棟之間飛向東面,高度略比房子高一點,顏色紅色帶綠蘭,有微尾光、光刺眼。風過10分鐘停電,8棟后倒了一棵50公分直徑的大樹。第二天發現民工房石棉瓦全吹走了,三區窗玻璃全震壞了。奇怪的是,操場上出現卷曲的樹葉圍成一個約1.5米的大園圈,樹葉的寬度和厚度約為5公分。學校教學樓的白色水刷石墻面突然變成天蘭色(一號簡報劉平華:早上發覺天空蘭得不正常)樹葉的背面都偏向東北。

20、呂老師:第二天上午我發現教學樓前枯黃的柏樹葉掉了一地,約有10公分厚,幾個學生掃了20多分鐘才掃完。

21、鳳凰磚廠值班員劉正芬:11月30日早晨3點我聽見刮大風和火車樣的響聲,看見天上兩個電焊光一樣的燈,前面一個、后面一個。

22、王明英(女,33歲):我聽見下雨起來,從窗中我看見兩個紅色火球一前一后,距離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約50公分處飛過,時間幾秒鐘,火球后面有一點尾巴。

23、林業廳花圃基地楊虎翼:3點半,下小雨和冰雹,刮風,聽見卡卡卡的轟隆聲,房子晃,看見桔黃的光把窗戶完全籠罩,時間約20秒,第二天發現絕大部分花蕾被吹走,花枝和花葉大部份都在,塑膜內竹桿飛走。

24、李建華:看見1~2米紅色代綠的光球斜著從花圃往上升。

25、冷水村磚廠陳學文:我坐在床上聽見象火車或海輪聲巨響,看見電焊光那樣的強光閃了幾下。奇怪的是,門是往里開的,外面有風卻拉不開門;其次是有人住的房子石棉瓦沒有揭,沒有人住的全揭了,甚至在同一間房子里,有人住的一半瓦面未揭,沒人住的另一半揭走了。第三是這個“風”不傷人;再就是石棉瓦好象是飄著掉在地上,不象風吹重摔那樣。

26、云都廠280班蒙代瑤:去年11月30日5:30分,廠區上空有一20厘米光球懸在天空,深紅色,向下有光柱1~2米。

27、車輛廠公安處民警隊值班民警王軍:94年11月30日2點30分左右,我和羅維俊走到油庫時,天開始下雨,接著聽到火車樣巨響,并看見從云都廠方向飛來一個籃球大小的火球,顏色桔紅色,火球上有禮花樣小光點,整個地面一片白。火球高度約5米,比電線低。火球飛到離工廠三號門三米遠處時一個急轉彎又飛回云都廠方向。轉彎半徑約5寸,時間一秒到二秒。后來發現車皮前移10多米攔住道口,我們從機械崗出來時道口沒有車皮。

28、另一巡邏員袁兵當時在料棚附近,被風刮在空中又飛出去幾米,差點被倒下的三棵樹壓著,脖子上的電筒頭尾被摔得不知去向。袁兵親眼看見料棚槽鋼垮在地下,第二天感覺無力。

29、二門值班員張世燕、陳秋:我們當時聽見風很大,被帳吹到地下,就去關門,但風很大,我們倆人用力抵門都抵不住。

30、白遠民:當時我在二門值班,住房7個窗玻璃被吹壞,其中3塊玻璃被風吹成邊緣有毛刺的園洞,直徑約20公分。我用枕頭來擋碎玻璃。

31、張忠:看見強光一閃而過,風很大。

32、李超:看見石棉瓦在空中旋轉,風很大。

33、民警隊高隊長:我奇怪我的辦公室玻璃呈對稱性破壞。

34、一位司機晚上拉煤到車輛廠煤場,看見一個UFO發出電焊光一樣的蘭白色光在都溪林場至車輛廠之間飛行。

35、都溪國營林場陳連友場長和羅志華場長與胡其國隨車同行介紹情況,并陪同查看“一號著陸區”。陳連友轉述賈家山磚廠廠長陳學文睡在床上,聽見屋頂石棉瓦被揭走摔碎而人未受傷的情況。

36、陳場長證實林場工人在11月30日凌晨3點無人目擊UFO,但在室內看見白光照亮天空和地上,并有巨響和大風。

37、陳榮江擔任講解員講述他在去年11月30日凌晨樹林被UFO折斷時看到一對紅綠光球在空中閃過。經過該村多人查證,陳榮江并未看見一紅一綠兩光球,陳榮江當時在室內只看見天空有白光和聽見火車樣巨響。

UFO半著陸及著陸痕跡證據

1、在都拉營車輛廠宿舍區,胡其國在6棟1單元8號聽見火車樣巨響、看見強紅光和大風的李秀琴后房窗外草地找到了約2米直徑草被燒焦的UFO著陸的圓形痕跡。七棟旁草地象被水洗過一樣往一邊倒,草地上園圈內的草象被燒焦了一樣。從現場情況和目擊者描述及土壤未被壓分析,UFO在宿舍區作機動拐彎飛行并留下草被燒焦的園形痕跡,是在離地很近的上空停留,致使草被燒焦,UFO并未著陸。

2、從林化廠毀壞的大批樹木越公路進入尖坡坡上林地邊緣,胡其國發現一直徑25公分老樹樁燒焦呈炭狀,但樹樁周圍無圍繞樹樁燒火痕跡,且樹樁只有高溫才能炭化。

相距不遠,在一棵被折斷的斷樹旁邊,一棵直徑25公分的松樹南側有兩米高被燒焦,樹根周圍樹皮燒焦呈炭化狀,炭化痕跡明顯是剛燒焦不久的新痕跡,未被雨水沖刷和風化。可能是UFO在兩米高度側飛時懸停在該樹南側上空,致使南側樹皮被燒焦呈炭化狀。樹樁四周有一直徑一米二左右被燒焦的土壤圓形,圓圈中部燒焦深達10公分,土壤及土壤中松針燒焦達三公分厚。周圍無任何明火燃燒痕跡,燒焦的土壤上散落著枯松針,燒焦土壤對指南針和羅盤磁針無偏移影響。

樹皮燒焦高度為兩米左右,與林中松樹被折斷處高度相符,可能與UFO的飛行高度有關。樹樁周圍燒焦圓形土壤直徑在一米二左右,與目擊UFO直徑相符,也與車輛廠宿舍區草被燒焦的圓形痕跡相近。

經貴州省放射衛生防護所,對貴州UF0研究會采自都溪尖坡松林中被UF0燒焦的土壤,樹皮和樹樁總放射水平進行分析,95年3月25日監測評價為樹枝、樹樁和土壤阿爾法、貝塔和伽瑪總放射水平屬正常值范圍。貴州UF0研究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胡其國和副理事長兼副秘書長吳汝霖教授與放射室主任蘭天方工程師、李鎖照工程師討論了土壤樹皮放射性問題,蘭天方認為,經過幾次雨水沖刷,土壤中的放射物質即可流失。而都溪土壤應在一星期內采樣才有分析價值,因αβγ射線很短,航空探測無意義,蘭天方同意提供貴州鋁廠附近放射性本底布點圖作參考。李鎖照認為樹樁保留放射物質較久,放射性在正常范圍內說明UF0動力源不是核能。其他衰變期短的放射物質也在正常范圍內。

UF0著陸痕跡檢測不到放射性在國外已有案例報道。貴州UF0分會認為UF0的熱幅射源可從電磁方面去探索。UFO可能是利用宇宙射線并對宇宙射線濃縮作動力源。

3、材料庫劉祥芬:辦公室的門連鎖耳被風拉脫。早上發現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園形燒黑痕跡,直徑約60公分。后來我們用拖把擦掉了。可清楚看見地上有5個半弧形印跡。直徑約20公分。其間還有12個小印跡,印跡平整光滑。我們隔玻璃拍照、目視印跡十清晰。車輛廠宣傳部長胡定祥展示的照片顯示:兩個UFO著陸痕跡在水泥地上旋出的半弧形痕跡十分清晰,邊上有燒黑殘痕。

胡定祥介紹,照片上的兩個痕跡相距二至三米。應為一對纏繞飛行的UFO著陸的有力物證。這與目擊證據相符:“開門看到兩股象汽車燈大的強光并排低空飛過,光刺眼。”“看見天上兩個電焊光一樣的燈,前面一個、后面一個。”“從窗中我看見兩個紅色火球一前一后,距離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約50公分處飛過,時間幾秒鐘,火球后面有一點尾巴。”

都溪林場附近發現UFO

汽車駕駛員余園廷:九四年十二月九日凌晨我到大山洞曹關村拉煤到貴陽電廠途中,出曹關村200米路段,突然發現左上方有一直徑為30公分的白色燈光懸在空中,時問5點45分,目測高度4000米,天氣很好,有星星。該物發耀眼強光時如電焊弧光并有十米左右微弱光環。該亮物會逐漸暗淡下來發桔紅色光或者熄滅,間隔二三分鐘反復數次。我停車熄燈關閉發動機下車觀察二十分鐘,突然該亮物向貴州鋁廠上空無聲無息飄去。

于是我開車前行至離停車觀察地700米的煤炭檢查收票房時,該亮物又飛回到我車左上空即票房后面懸停,視直徑由第一次看見時的30公分變小為20公分左右。我把煤票交給收票的楊老頭,并指那亮物給楊老頭看,即開車走了。(楊第二天告訴余:他開車走后那亮物向貴鋁方向移動)

我駕車進入白云大街,又發現該亮物,順著白云區外圍大包圍地移動。我為了觀察該亮物,車開得很慢,車速約十公里,那亮物保持和車同速。在我駛出白云大街轉彎進入金華農場路段時,看見該物也是順著白云公園上空方向向金華飄進。我行駛到金華農場二大隊時,看見該亮物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遵義方向飛去,三秒鐘就消失不見,時間是6點4分。

從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的地理地形特征、 光學特征、聲學特征、運動特征,尤其是貴陽“空中怪車”事件的力學特征和災害分布明顯的選擇性特征的分析,這個奇特飛行器有可能是外星飛行器,它有人類飛行器現在所不具備的反地球引力的奇異特性,容易在低空以不太高的速度飛行,人類多數飛行器在20米/秒以內如此低的速度會摔飛機,而直升飛機向下噴流很強,地面的落葉層會被吹散。而且經過調查了解,當天晚上,這一帶沒有任何民航、軍用和氣象的飛行物經過。

空中怪車事件疑似外星人造訪的證據

1、“空中怪車”聲源,都溪林場與都拉營車輛是相鄰地區,都溪林場400畝大樹是在很短的3-10分鐘時間內被折斷的,3-10分鐘是根據目擊者看見UFO光球和大風持續時間及聲響持續時間推斷。松樹自1.5米-2米高度向西折斷,樹干折斷聲、樹干、樹冠倒地聲應是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連續聲響、400畝松林數萬棵粗大松樹連續向西倒地發出的聲響,與火車開車的聲響相似,但比火車聲音更為巨大。

2、折斷400畝松樹的力源是光,都溪林場-都拉營車輛廠UFO事件中,目擊者看見了一前一后兩個光球或並排兩個光球,有些目擊者看到的是一個光球,沒有誰看見樹是怎樣倒的。但扎佐林場王新學卻看見扎佐林場的1000畝高約15至20米,平均樹徑30厘米,最大50厘米的華山松和馬尾松在約2米高處向東北方折斷不是風刮倒的,折斷樹的力源是光:“我當時在陽臺上看見一道白光在空中離林場樹林有丈高,白光有三米寬,三米長,速度很快,光很亮,光來樹倒,樹不是風刮倒的,是光摧倒的!”

3、空軍關注鋼管切斷,都拉營車輛廠宣傳部長胡定祥透露:都拉營車輛廠磅房10cm鋼管被水平切斷后,引起多方關注,北京空軍一位大校兩位少校專程到車輛廠要求借調鋼管,被他拒絕,空軍軍官說要為此事找省長。

龍卷風與下擊暴流說不能成立的證據

貴州省科委,省科協三月十四日聯合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都溪災害為局地強對流風暴所為。龍卷風和下擊暴流是貴州省氣象學會“風災說”的兩個立論依據。貴州UF0研究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胡其國和副理事長兼副秘書長吳汝霖教授經過兩月現場調研認為“都溪災害為局地強對流風暴造成”的定論與災害現場的事實完全不符,因而不能成立。

1、龍卷風生于強烈上升氣流的雷雨云中,但都溪林場至都拉營一帶11月30日3點左右僅有小雨和小冰雹,雨后可以看到星星,因而并沒有龍卷風生成的濃密的雷雨云。歷史上貴州也從來沒有發現過龍卷風。

2、龍卷風是雷雨云中形成的強烈擾動渦流下沖為高速旋轉的氣柱。其離心力使氣柱中心空氣稀薄,壓強降低至外圍空氣的五分之一,可以拔樹摧房卷土吹沙。都溪林場一些樹干貼近地面20—50公分折斷,地面松針葉絲毫未動,沒有看到高速旋轉的氣流沖向地面卷土吹葉的跡象。

3、保存完好的馬家塘林區斷樹和整個林區斷樹照片顯示,直徑25公分左右的粗大松樹樹干折斷但松樹葉和掛著松樹葉的小樹枝未見折斷。龍卷風是l2級以上颶風,而8級大風就可以使樹的微枝折斷。下擊暴流最大風速每秒50米以上,遠超過海浪滔天的12級颶風;樹的微枝完好,因而下擊暴流和龍卷風同時存在說根本不能成立。

4、與斷樹相鄰或在斷樹中間地帶,并與斷樹同高度的小樹叢枝葉繁茂一葉未損,未見龍卷風和下擊暴流的痕跡。

5、在馬家塘、菜籽塘、尖坡村、都溪村、冷水村林地,均在密林深處有許多單棵松樹被折斷,周圍松樹和小叢樹及樹葉均安然無恙。龍卷風不會分出許多微氣旋在長達5公里的林帶遠離松樹大批折斷區東一棵西一棵摧斷松樹。

6、如是龍卷風,“風”經過冷水村魚塘和杜家墳一帶水田,未見水和水田泥被吸走痕跡。

7、林化廠、冷水村磚廠、車輛廠輕質石棉瓦被掀走,但房屋未受損,龍卷風和下擊暴流對有人住的房屋只揭瓦不摧房傷人,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選擇性和如此輕的破壞力。

8、冷水村磚廠陳學文:第三是這個“風”不傷人;再就是石棉瓦好象是飄著掉在地上,不象風吹重摔那樣。龍卷風和下擊暴流沒有這樣“溫柔”。

9、許多人目擊的是不明飛行物,而不是球狀閃電。

10、經貴州省第三建筑工程公司中心試驗室對車輛廠磅房被切斷的無縫鋼管按l0 2cm×4mm測算,鋼管抗拉強度為46968公斤力。經貴州省計量測試技術研究所力學室按10 2cm×4mm鋼管計算,鋼的資用剪切應力每平方厘米為2100公斤,鋼管的抗剪安全承受力為25830公斤力。

把“都溪災害是局地強對流風暴造成”一文中龍卷風和下擊暴流每平方米的風壓數百公斤至上噸的力擴大十倍,鋼管每平方厘米風壓也僅為1公斤,顯然,龍卷風和下擊暴流遠不能拉斷鋼管,更不用說水平整齊切斷鋼管。力學室主任,高級工程師黃妙新認為,“風是一大片,不是一條線。”鋼管是一個園柱體,風來時園柱兩邊分流,集中于截面上的力微乎其微,不足以切斷鋼管。

11、兩棵鋼管水平切斷,三棵折彎成90度,磅房僅下塌,表明鋼管受到的力是一個橫向沖擊力,與龍卷風和下擊暴流力的方向不同。

分享至:

未解之謎相關

郵箱不能為空
留下您的寶貴意見
青海麻将怎么打 河北时时彩一定牛推荐号 福彩开奖2017037期 河南十一选五 达达配送和蜂鸟配送哪个赚钱 黄金海岸棋牌官网 辛运28 重庆快乐10分历史遗漏 安徽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 手机棋牌排行